每当恋爱的时候就和个痴一样。
受够了,受够了,受够了。

© //-/--///-/
Powered by LOFTER

…不想写完。

她不知道是度过了多长时间,只见自己身子从寸板大小一直到了母亲的胸口,她还可以伸出手去理理母亲为她搭理好的头发——现如今已经到肩膀处了——她看起来很漂亮,脸上有母亲的轮廓。
她的母亲可是一位大美人,无论是高官厚禄的文员们还是精打细算的奸商,甚至是路边一个小流氓见上一眼都浮想联翩。但她母亲不经常说话,她却完全相反,生来仿佛就是一个聒噪的命。
她怀疑自己是遗传了父亲的,毕竟母亲是那样一个高雅安静的女人。可她父亲又是谁呢?她现在还不知道,也没有人和她讲过,母亲被问到这件事只是一笑带过。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异常,她在母亲床边的柜子里头找到了个人偶,他的脑袋被剪刀硬生生划开,里面的棉絮皱涨出来,乱糟糟的。为什么...

五味俱全

我现在还是没办法忘记沈恋那个女孩,她不存在于现实生活当中,仅仅活在一个作者的笔下罢了。但她像是活的,因为我们也无法料到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存在——我希望是没有的。她是受害者,也是犯罪人。她的每一场经历在作者笔下潦潦略过,每一件带入到生活中都是不可想象的,我都不知道该痛惜还是责骂才好。不过这本就无解,或许我们只能求得一公正。只要有“公正”便行。真正的公平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秤,自然会衡量,当秤的某个零件损坏的时候,或许悲剧就酿生了——这种感觉真是微妙到一种境界,沈恋不过是持有了一个严重倾斜的秤罢了…
而和这个女孩产生鲜明对比的,段万山老师,简直堪称所听闻过的最完美的老师了——好吧除去爱情方...

我往后可能没时间把

我的《红与黑》《洛丽塔》《罪与罚》《死屋手记》《白夜》《了不起的盖茨比》《飘》《安娜卡列尼娜》《呼啸山庄》《雪国》《伊豆的舞女》《二十世纪旗手》《乌合之众》等看完了,因为我现在要在一百天内不断写作业or试卷的情况之下背两百首指定故事,其中包括《诗经·小雅·采薇》《离骚》(节选)《蜀道难》《琵琶行》《葬花吟》等,每天生活滋滋润润,背完出来不怕自己不会写古诗古文。

书摘、

活在阳光下的人想象不出旁边磕牙打屁的小伙伴遭受着无法挣脱并习以为常的折磨,抑郁深重的人不能理解那些呼啸而过的人竟真的不是强颜欢笑。
——《默读》

两个星期环保爱情



_
T.  疯子

第三天,晴,温度不温不热。

我们确认关系第三天。

那场性爱过后感冒反而好转了点,身上却布上了青紫交加的痕迹,后面脖子上的伤口也结痂了,痒痒的,特别是当头发末梢划过去的时候,类似于蚂蚁爬一样…我简直希望着这蚂蚁还能咬下一口,可笑。

两天其实都没能从床上爬起来,不论是手脚还是腰肢都疼的要命。我怕疼,很早就怕了。这也是第一次经历那种被碾压过去一般的疼痛。醒来的第一时间我好像抱着他哭了会儿,结果又被扯着头发告知这个事实。

“喂,我俩都是疯子,你就别装了吧?”

“疼。”

我就愣着看着他。回想起了夜里所做的事情——还真是疯子,不对,用猛兽这个词代替也不为过。在他用牙齿咬破我后颈时,...

两个星期环保爱情

原型我和我恋人。

_

O.  酒和尼古丁

“回来了?”

我看着他把西装外套随意丢在沙发靠背上,扑面而来的是酒夹杂着尼古丁的气味把我呛着了,呛得咳嗽。这几天患得的感冒也不见好转,难受得大口大口喘气。他见状倒了点水递给我,我喝下去几口顿了顿接着提醒道,“很晚了,去洗澡吧?该睡觉了。”

四目相对,他盯着我的眼睛看了许久,然后点点头,转身进了卧室。我便把桌上的书本收回放到架子上。真的不早了,我很困,却又因为梗着的鼻子呼吸不畅而无法睡得下去,刚刚在他回来之前本来就窝在沙发里打盹,现在总算可以爬到被子里去了。我也进了卧室,洗手间的灯亮着,其余沉浸在片暗黑色当中。凭着方向感摸索上床之后咳...

有人说太宰治斜阳里面那一段竟然能代表人性。
那还真是夸大其谈了……人性复杂到可怕,那一段只能说是他眼中的人性唤起了你的共鸣而已……这何尝也不是人性的一种呢?哎,这个难。
难写,难说,难绘。

原创 / 影.


[写给阿袖的生日礼物。] @袖手人間



放学的时候天色已经沉了下来,却不黑,像是被碾开的成熟葡萄汁水,还被故意酿成了酒水的那种。气温正好,拂过的风没了那燥热,昭示着现如今已然算是真正入秋。那人从教室里走出来,顺带递给了我根棒棒糖,借机还帮我把吹乱的发丝捋回耳后,笑着和我说该回家了。

六点四十三分。

楼梯被磨得光滑,只有三个人并排走那么宽。在午间放学时我还和他开玩笑说这种地方一没弄好就会发生踩踏事故,他点点头,反而把我的肩膀往他身旁一搂,生怕我摔着了的样子。虽然说这些小动作对我两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倒是朋友见到了却依旧绕道而行……先前说明!我和他并非恋人关系,也不是兄妹关系,更不是青梅竹马。非...

他问我为什么选择自杀。
我点了支烟,看着火星一点点在空气中燃尽,将其碾灭后看着他的眼睛。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为什么还会自杀呢?”

有时候真的会看见很美好的人……以至于让整个世界都光彩起来,仿佛正因为他们所以才有了阳光。善良和聪明从来都不是矛盾词,所以他们不仅仅是美好,他们还很富有智慧。听听,这像极了女娲?或者更早点的。他们真的很伟大,因为他们的一个微笑就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至此,我希望我身边每个人都可以遇见他们其中的一员……

1/5